爱妃导航

  • 飛過滄海的蝴蝶

    她是打算一輩子獨身的,26歲的單身女子,愛過,傷過,早有瞭一雙看透風景的眼睛。她又是那樣出色的一個女子,平常普通的男人,斷難入她的法眼。她想,既然找不到合適的,索性不嫁吧。一個

    2020-05-27

  • 曾經那樣愛過你

    一日,與一群舊友喝酒。漸漸全喝高瞭,有人提議:“咱們都說說自己的初戀行嗎?如果大傢認為你說的有假,罰三杯。”一個快40歲的男人開始講。20年前,他愛過一

    2020-05-27

  • 我們一起經歷過的那些情人節

    涼茶賣完瞭每天午飯後,她都會在食堂的飲料窗口買一瓶冰紅茶。但是那天,賣飲料的阿姨告訴她冰紅茶賣完瞭。她轉身要走,一個男孩遞給我一瓶冰茶,塞到她手裡,轉身要走。她驚呆瞭,心裡有數

    2020-05-27

  • 望仙橋

    早先,杭州鼓樓附近有一座無名的小石橋,橋邊有個專治爛瘡膿泡的外科朗中。他寬額角,粗眉毛,高鼻梁,闊嘴巴,黑臉上長滿絡腮胡須;兩腿生爛瘡,一腳高一腳低的,是個蹺拐兒,他在橋邊撐一

    2020-05-26

  • 每個人都有愛情過敏癥

    相親的男子坐在面前,我們聊得很開心,我說起小時候,自己在海邊長大。男子的手機響瞭,說不好意思開始接電話,電話接完瞭,我繼續講小時候,男子的手機又響瞭,還是工作上的事情。男子站起

    2020-05-26

  • 千年一夢

    忘記是如何開始的,就像,忘瞭是怎樣結束的。那是一段美麗的年華,那個二十一歲的秋天。他像一首古老的歌,綿長深遠,不膩不俗;他又像一株向日葵,濃烈地開著,在那個夏末。炙熱的氣息,如

    2020-05-26

  • 左手叛逆,右手溫順

    安吉說她最大的遺憾是她沒有長大成為一個壞女孩。略胖女孩的凌亂美安吉是一個有點胖的女孩,臉上有小雀斑。她真的很可愛,她的頭發也不長或短,但是在她紮好馬尾辮後,我成瞭班上唯一留短發

    2020-05-26

  • 蝶影幻生,隻是斷瞭翅

    流年顛沛,紅塵浮亂,誰奢侈瞭愛情,誰留下瞭傷悲?我在青春的路口等你,你在時光的盡頭將我丟棄,命運裡的那道傷,是你永遠讀不懂的疼!文/夜小雲【壹】夏日黃昏的最後一道光線透過落地窗

    2020-05-26

  • 如果還有來生請嫁給你

    那年他19歲,在阿姨傢裡度過他唯一的一次南方假期。她是鄰居的女孩。繼母對她不好。他第一次見到她。她穿著一條臟臟的白色棉佈裙子,臉上有紅腫的手指印,滿臉淚水卻神情冷漠。他蹲在她的

    2020-05-26

  • 青蔥歲月裡的那條綠圍巾

    我平生第一次收到女孩子的禮物是一條圍巾,墨綠色的,不是純毛線的,摸上去有些硬,針法也不夠精致,但很暖和。圍在脖子上,毛茸茸的,還有一股淡淡的清香。我想要一條這樣的圍巾已很久瞭。

    2020-05-25